张经纬纪录片《音乐人生》

黄家正11岁就和捷克的乐团演出贝多芬第一号钢琴协奏曲;他是个天才,但有时候不太快乐。他现在17岁了。六年来,他脑中一直盘旋着关于存在意义的问题,以及对于梦想,输赢,人生的疑惑和追寻。
 
 

内容聚焦

 

黄家正是一位年仅17岁的音乐天才。他的父亲是一位医生,家境富裕,让他在物质生活上不虞匮乏。11岁那一年他赢得香港校际音乐节钢琴组大奖,也获得去捷克和当地专业乐团合作演出以及录制贝多芬的第一号钢琴协奏曲的机会。对于这样的人生他却开始产生疑问, "为什么要演奏音乐?"和"人生就只有音乐吗?"诸如此类的问题在他小小的脑袋中层出不穷。 

 

龙应台说过:如果每一个19岁的人,自己都能独立思考,而且,在价值混淆不清、局势动荡昏暗的关键时刻里,还能看清自己的位置,分辨什么是真正的价值,这个世界,会不会有一点不一样呢?

 

片中,11岁光芒四射的黄家正和17岁自信满满的黄家正穿过时间的壁垒,相遇交融。

随大流的人多,追梦的人少。为什么?懒得思考![网友smileying]说:“也许,每个人都有生而天才的那一面,在世上走几步,撑不住了,身上、心里的那些天才的棱角被磨掉了,连自己都忘记了最初想做什么。也许,每个人都在挣脱,拼啊、闯啊,有人妥协了,有人鱼死网破,有人幸运得天时地利就冲出去了,也就成就了。也许,只是需要再多一点点的坚持,耐住性子,沉淀下去,一直等到好酒酿成的那一天。也许,从来就没有那一天。。。(可是,谁又能从一开始就知道呢?)

家正的父亲是个好胜的人,同大多数父母一样,他希望看到孩子在比赛中获胜。儿子每次比赛,他总是比家正本人还要紧张。家正迷失两年,终于,他对妹妹说:“要明天不怯场就紧记,你是为自己而演奏,也许这是你最后一次拉琴,你的最后一次是不会去和别人比较的,如果仍想去比较,你就不是人。你是木头,没反应,没感情!” 【详细

家正11岁时说:曲已练熟,只是要多想

 

儿时,相信你也不可避免地在休息日早早起身,背上沉重的书包,登上你唯一的伙伴-脚踏车,奔跑在目的地是各种补习班的路上,有时或者经常,因着厌烦而去了别的地方消遣,到家却还要编各种各样的理由……

  考试时,竞赛时,成绩是你唯一的筹码,考得好就是乖宝贝儿,NIKE、IPOD随你挑,失利了就是坏小孩……蜜糖加皮鞭的日子,想没想过是为了什么?

  我们循规蹈矩地走每一步,每一步都是大家走的路,前人踩好了,后人更通畅。高考扩招、出国潮、500强……我们奋斗了很久,回过头时,已然忘记最初的梦想。一路上,其实只完成了一件事—踩扁别人来垫高自己。



我只想做一个大写的“人”。——黄家正
 

 

在facebook的“宗教”一栏里,他填着:“追寻真理”。

 

 

“为什么我的手指会弹琴?”靠在爸爸怀里,家正看着自己的手指说。那时候他才11岁。

这个从开始学琴就产生“为何最初会有人”疑问的男孩有着自己的艺术坚持和生命求索,随之而来的还有坚强微笑和孤独落寞。

17岁时他总是在外人面前教训自己的朋友,令他的朋友要去尽尊严才能接纳他。他的哥哥家立说他狂躁,妹妹家瑶看他时眼中有着些许畏惧迷茫,他朋友说“这朋友不是我挑,是神的旨意”。他最喜欢的罗老师也一般不接他的电话。他和爸爸的关系岌岌可危……

儿时成名的家正难免要领略桀骜不驯的苦楚,作为孩子的他还要接受成人世界的伤害。

真理,是超越上帝的存在,找到与否并不重要,寻找本身就是一种经验与成长。


大多数人讲述自己和宗教结缘的开头都是这样的:在我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我开始寻求精神上的寄托……之后的日子,礼拜照做,经文也诵,盘腿儿打坐,守教规、听教条。总的来说,一副好信徒的样子。可,教堂、寺庙人头攒动时候,塞儿照加、人照骂。遇到人生中不大不小的事儿,放在心里怨这怨那,久久不能放过自己。更有甚者抑郁自闭。这是真信徒吗?非也。
  每次去寺庙,香烟缭绕,透过烟雾看那些三跪九叩之人,无非求财、求爱、求子、求健康平安,看上去虔诚令人钦佩,实则满腹功利心思。信仰怎是为了得到?


还是家正问得好!“若无神,音乐可以用科学解释么?若有神,那为何世界不公平?”



在异国街头的11岁小家正
PK:黄家正是一种骄傲还是真实?
 

无信仰导致的太骄傲
 
网易网友ph:从片子的点点滴滴可以看出家正的天才式性格,骄傲而过于自信。连家人都会说他“很难处”。家正11岁,少小成名时,一次广播台活动,他深深敬爱的罗老师对家正说:“家正,你知道成功还需要什么?”小家正摇头,罗老师淡然道:“谦虚啊”。17岁的家正虽然已经有不同常人的智慧但还是不禁让人担心。还是多学画家伦勃朗吧,同样少小成名,因着谦虚老年时作出最伟大的创作!

只因真谛而活才不被众人接受
 
网易网友zzy:我4岁时学琴。现在学音乐,已经将一种素质变成知识传授。大家弹的不是音乐,是技巧。为了什么?得奖、考级、特长、加分。有没有人问问自己或者别人:“我们为了什么而学音乐?”
   请别说他是天才,他有着每一个学音乐人的苦练,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从未放弃的思考,思考真相、本质,只做有意义的事,当然和现在的社会不符,不被接受,被看做骄傲和狂妄!
 

 

我故意超时,选别人不会选的曲,因为我不需要用赢来证明自己,我比他们好十倍!取消资格好了,我已赢过,锦旗都拿去擦屎。我选此曲是因为我们会获益良多,并非要在比赛中胜出。我为音乐而音乐,并非为比赛。我要教育香港弦乐界,何谓室内乐!

 

香港拔萃书院是官商子弟云集的贵族学校,目标是将学生塑造成出类拔萃的社会栋梁之才。同学塞缪尔、安德鲁都是这样的好孩子,他们是虔诚的教徒,积极向上,谦逊有礼,人生目标是做一个出色的企业家或社会领袖,体会非凡的成功感。

十年前读儒勒・凡尔纳的《测量子午线》,其中的英国绅士们无论看到如何壮丽的景观也只是轻轻地碰撞指尖,以表达内心的激动和敬畏。十年后,黄家正在拔萃书院的同学们“音乐皇国,舍我其谁”、“拔萃,拔萃”的呼喊拍掌声中,也轻轻地碰撞着自己的指尖,他想表达的也许是一种姿态抑或孤独。

黄家正说“based on competition”的拔萃精神并非他真正想要,那种太想要赢音乐节的心态超过了追求音乐的心,那些狂热呼喊激动拍掌,只是胜出时“feel together,get team spirit”。所以他可以为飞机划过天空而激动兴奋,却在同学集体狂欢时冷眼旁观。

纯粹到“水至清” 干净到耀眼炫目


也许黄家正是不快乐的,他从7岁起已经开始直面死亡的这个命题:“我虽家境不错,爸爸疼我,但人不过一死,何不早做了断?”;10岁的时候,面对镜头,他突然悲从中来,双手抹泪无声哭泣,让人好不心疼。“我有音乐,我很快乐,但世上很多人不快乐。这个世界不完美,不公平,怎么办?”他仍困惑;17岁,他依然思考:“为何手指会弹琴?为何我会说话?有亚当夏娃吗?如果无神,音乐可否用科学解释?如果有神,那为何世界不公平?”

但从另一角度看,家正是快乐的,因为他正在用自己的思考和音乐,教会世人在这个人性沉沦的时代,如何做一个“大写的人”。


 


  来自家正的信:【生命是充满着惊喜】
  

  对于人们真的将藉由观影来「看」到我内在世界的思考这件事,仍令我感到不可思议。我并不擅于,事实上是很差劲地,在人群前呈现自己,因此通常别人对我的看法很两极,不是恨我就是爱我。最近一位朋友说我们是被身边的人所定义的,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响应自己的灵魂。

 

  我痛恨自己被冠上「有天赋」,甚至「天才」。首先,这并不是真的;其次,它摧毁我的童年。现在你或许会说我很肤浅,不了解比赛给予我的;但如果你每年二月和三月参加同样的比赛,这样的生活,在你的童年持续个十年,或许你就会有这份同情。


  希望那些看过KJ的人会喜欢这部片。你们是幸运的,因为连我自己都还没看过。看全文

香港金像奖新晋导演奖——张经纬:导演手记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


  我以前学大提琴,梦想做马友友,傻傻的苦练到26岁时,认识了一个拉小提琴的日本女孩、很快就和她结婚。从她身上我明白到什么叫“才能”……所以,算了,不拉琴了。在大学东摸摸西碰碰,结果搞上了电影。

  2002年我第一次和黄家正见面,他当时11岁和捷克的乐团演出贝多芬第一号钢琴协奏曲。我就是喜欢听他弹,很迷人。一直听,听到他现在已经17岁。我羡慕他,他是天才。

但他有时候不太快乐。

  万般皆苦。做人难;活在芸芸众生中难;在社会中做一个鹤立鸡群的天才……更是难上难。
  苏东坡感叹曰“人皆生子望聪明”,可是,谁又不想如三国演义中曹操所说的龙一样“兴云吐雾,飞腾于宇宙之间”呢?

  人——所有的人,因为“天生我才必有用”——就在这矛盾中拉拉扯扯,找寻我们的梦想和希望。——张经纬


策划/责编:网易视频纪录片频道 鸣谢:CNEX 网易视频  
×